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娼妇学校】1
【娼妇学校】1



第一节
  我是个已婚女性,47岁,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我都深深地依从于我的丈夫——朗,我们已经结婚二十年了,我们的婚姻有如香草兰一般美满,我想这大概是由于我总是过度地依从于我的丈夫,不过,我更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平凡的女人,有一个孩子,并且……如你所知的大多数中庸女性那样。
  在早些年的那段时光,我是一个大家公认的保守型美女,但是现在,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变得非常开放。
  那天晚上是我姐姐的婚礼,我们都喝多了,我不太记得了,好像有一个穿礼服的男子同我搭讪,然后我就和朗一起回家,我只记得我们发生了性关系,但我当时喝多了,真的喝了很多很多,朗后来告诉我,我当时大喊着「粗暴些,强奸我,朗!象真的强奸那样干我!为什么你不更粗暴些!」朗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我,他说当时我的样子只能用泼妇或者荡妇之类的词来形容。我清楚的记得后来的事情,在登上高潮的那一刻,我对他说:「这才是我想要的做爱方式,我是你的,朗,请随意享用我!」当然,第二天我见到他时很尴尬,但是当朗面带微笑走到餐桌前时,他对昨晚的事只字不提,他翻阅着手中的三份杂志,然后把它们放到桌子上,让我有时间的话可以看看。我的脸依然为昨晚的事发烧,我上前深情的吻了他,我比以前更加爱他。我瞥视了一眼杂志的封面,那是令人震撼和不可思议的图片,不过我没有细看,只是随手收进了抽屉中,准备留到下午空闲时再拿出来。
  朗去上班了,我无精打采地呆坐了一会儿,甚至忘了他留给我的杂志。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想起刚才那些封面,那是一些令人反感的下流淫秽场景,完全打破了我曾经的传统认知。
  我记得一个封面上写着「居家荡妇」的图片——一个男人回到家,她的妻子正在用吸尘器打扫房间,不过她全身赤裸,只穿了一双高跟鞋,并戴了一副漂亮的耳环,在她的脚踝上被固定了镣铐,与其相连的锁链缠绕在身体和脖子上,她的手腕被紧紧的锁了起来,嘴中被塞进一个圆球型的口塞。
  我几乎因此晕倒过去,我传统的道德观在头脑中怒斥着朗,他怎么可以把这种垃圾拿到我的眼前!这简直就是一堆令人作呕的……但是一种暖流此刻从我的子宫深处传遍全身,我的阴部的瘙痒感也与意志相背离,我必须去冲个澡冷静一下,我解开漂亮的衣带走进浴室,当我坐在卫生间的椅子上后,我脱去了睡衣,我的阴部已经完全被自己的蜜汁所浸泡。
  我是一个职业女性,我曾经读过法律专业,我从来没有想过杂志中的场景会如此接近我的生活,我试图将那些画面从头脑中驱逐出去,但是,我的手完全不理会头脑中的困惑,它不自主地在抚摸我的性器官,我的蜜汁溅落得到处都是。
  我思考了一小会儿,准确的说,我是站在镜子前,望着自己的眼睛思考着。
  我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和一头棕色的长发,但自从我十来岁的时候,就开始把它们染成了金色,我不是很漂亮,一对漂亮的乳头点缀在我略显平坦的胸脯上。
  我有五英尺五英寸高,一百六十磅重,这令我的体形看上去有些丰满,不过我身体的曲线很完美,朗比我更加漂亮,当他在大学中选中我的时候,我感到格外高兴,我几乎不能置信这一切。他喜欢我的乳头,不过他也说过,他喜欢大屁股的女人。
  上帝,我现在有点恐惧。我无法将那些场景从头脑中驱走。朗逐步成了我的主人,而我,只不过是个吸允他肉棒的女奴。
  但我们也要面对现实,我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居家女奴,我必须到我的法律事务所上班,我必须和他一起挣钱建立我们的家。我越来越象一个奴隶,被他鞭打、被他羞辱、被他的手指挖进我的菊蕾承受强奸式的性爱,但在外面的场合,我还要深深地隐藏起这一切。
  我们的孩子托尼已经十岁了,他生活在一个美丽的郊区中的中产阶级家庭,有时,我觉得应该去亲自教育他,告诉他什么是真、善、美,还有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他正处于青春期。我是个职业女性,尽管家庭状况完全可以支付一个家庭主妇,但朗不同意我这样。
  自从朗完全主导了这个家庭后,我只能更加顺从于他,如果我不这么做,他就会恼怒地把我绑起来,然后充分利用这段时间抽打我这个「荡妇」。但是,毕竟我和朗都有工作,而且很忙。因此,虽然他是个「主人」,但我们平时还有很多其它的事要做。
  朗一周工作六十个小时,甚至更多。
  他很帅,五英尺十一英寸高,两百磅重,他有着一双能吸引任何「荡妇」的蓝色眼睛,在现实生活中,他看上去是个奶油小生,并且从不露任何棱角,但当他命令一个人去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从不妥协,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在他需要的时候象一个奴隶那样,去舔他漂亮、黑色的皮鞋。
  我看着托尼长大成人,在他23岁的时候结婚成家,我感觉自己成为了一个自由身,并且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朗在一起。但是朗不象和我结婚前那样亲密,确切说是有些疏远,他总是忙于他的工作,他工作起来有些过于投入,我们之间的感情为此产生过摩擦,虽然他还会在空闲的时候粗暴的与我做爱,但是,他无法一手培养他的「居家荡妇」。
  一个星期前,朗把一本成人杂志拿给我看,上面是不堪入目的奴役场景,在一篇「加利福尼亚娼妇学校校长」写的文章中,详细描述了一个女人接受「训练课程」的经过。
  当我再一次跪在主人脚前,背着双手舔着他的皮鞋时,我问道:「主人!您也希望我去这个学校吗?」
  我的语调令他很不高兴,「今晚你睡觉的时候要一直带着塞口球,尽管我花了大量时间训练你成为一个真正的贱妇,但你总是不那么令我满意,毫无疑问,这就是时间问题。某些时候你并不是真心的去顺从我,你必须受到严格的训练,我不能把我全部的休息时间用来调教你,所以我要你去这个学校。」我感觉到我们的关系出现了裂缝,我记得有几次因为急着上班而没有刮干净阴毛,从而受到他严厉的惩罚。
  还有几次,当他召唤「听话的奴隶」时,我在出神、发呆、或者沉浸在自我满足的空间中。
  我还曾经穿着他极度反感的女裤和长袜在他眼前跑来跑去,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www.2014ge这都证明,「某些时候,我不够尊重我的主人」。虽然,当我引起他不满的时候,朗都会狠狠教训我,但我能够理解他,无论怎样,他毕竟是主人。
  「贱妇愿意去学校。」我说道。
  我感到有点委屈,我是个职业女性,也是一个母亲,而且这里还有很多日常的消遣。
  朗弯下身,托起我的头面对他,「我爱你,当你完全成为我的奴隶时,我会爱你到永远。作为主人,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这也是我能选择出的最好的决定。我一直认为你需要进行做爱技巧的培训,我们对做爱的质量都很挑剔,但是,你差得很远很远,我们面前是一所职业培训荡妇的学校,这几乎就是为我们开立的,他们知道如何让你成为一个听话的奴隶,你会在那个集中营中经历两个月的训练,当你出来时你会成为我所追求的「居家娼妇」,我保证那之后的性爱会令人疯狂。」
  我非常爱朗,我认为他才是真正的男人,我不喜欢娘娘腔的「半男人」,更不喜欢长不大的男孩和怕老婆的懦夫。在我的印象中,男人就应该骄傲的踩着他的女奴(翻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我省去了一些文字因为考虑到有女性读者),但是我不想离开他,我心情沉痛并且焦虑,但是我也要给我的主人展现出勇气。
  此后,朗没有再对我说一句话,晚餐后,他邀请我跳了舞,但我知道他心意已决,在我从「娼妇学校」回来之前,他不会再和我做爱。
  一周后,他把我赤裸地扔在车库里,我手里拿着「娼妇学校」的小册子,整个晚上感到冰冷、无助、恐惧和哀伤,我不能再服侍我的主人了。
  第二天早上四点,我被「娼妇学校」的篷车拉走,在车上,我看见另外四个还处于恍惚的女人,我根本不把她们放在眼里,我要让我的主人以我为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