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上課與女友
上課與女友

那時我才18歲,第一次和女生有這樣密切的關係,每次相處的時候都緊張

得不得了,現在想起來還覺得比較搞笑。我們家住得比較近,有時候我們會在

家附近的一條比較僻靜的小巷?散步,她身材很好,乳房比較大,是半球形的

,腿比較細,皮膚白皙,女生的校服是白色的襯衫和天藍色的裙子,大概是胸

部比較挺的緣故,她的衣服在乳房的兩側總有些皺,而中間又很平整。

  “可能撐得很緊吧?”我偷偷地看著她的胸部,小弟不知不覺硬了起來。當時

很不好意思,怕她看見我的運動褲撐起一片,於是不得不身體稍微向前傾,彎著

腰走,不知道她當時有沒有留意呢。

  後來逛巷子逛多了,膽子開始大起來,但也不過是摟著她,輕輕地吻她的臉

,她的乳房壓在我的胸前,軟軟的,很有彈性,於是我就使壞,越摟越緊,她的

乳房貼在我的胸口,半球變成了扁球。撫摩著她的後背,隔著校服也覺得她的皮

膚很光滑。

  有一次擁抱過後,我們又接著在巷子?瞎轉,她有些臉紅,說:“你的……好

長“。我聽了腦子嗡一聲,很是尷尬,一定是剛才摟著她的時候,小弟一直頂著她

,被她發現了。

  在類似的事情又反復發生了多次後,我的膽子又大了一些了,呵呵。當時學

校都要求大家晚上留在學校晚自修,8點鐘自修結束後,我和她便一起走回家。

  有一天晚自修後,我們沒有直接回家,又跑到那條巷子逛。那條巷子兩邊的

房子是別墅,住的大都是華僑什麼的,平時也不大回來,所以難得有人走動。於

是昏黃的路燈下,只有我和她兩個人。

  我靠在一盞路燈旁邊,從背後摟著她,臉貼著她齊肩的短髮,可以看到她胸

部起伏,那天穿的還是白襯衫,雖然我摟著她細腰的手能感覺到在腰的部分校服

還是蠻寬鬆的,但胸部就好象繃得有點緊了。校服是白色的且比較單薄,昏黃的

路燈下她胸罩的花紋若隱若現。

  她明顯感覺到了我雙手的動作,低頭看著我的手,我異常緊張,但手還是在

往上挪,大拇指已經碰到一點有點硬的東西了,大概是胸罩的下沿,我的意圖已

經完全暴露,她還在看著,沒有說話,胸口起伏不已,一煞那,空氣凝固了。

  我騎虎難下,顧不得那麼多了,雙手一提,已經握住了她豐滿的乳房。那一

刻的感受是我終身難忘的,一種極度柔軟富有彈性的的感覺迅速地從五指指尖傳

  突然,她伸手抓起了我的雙手,如同當頭棒喝,一下子使我極度不安,她怎

麼了?一定是不喜歡我這樣做,會不會覺得我很下流?許多猜測電光火石的瞬間

在腦海?閃過。我從後面看到她低著頭,抓著我的手,好象在看著,我一動都不

敢動。

  忽然,她又一下子把我的雙手重新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她的小手仍然抓著我

的手。夏季的校服實在太薄了,這時,我可以感覺到她校服下面不是乳罩,而是

一件半身的小背心。我的膽子也大起來,五指併攏,抓住了她的乳房,那種滿手

都是彈性的感覺令我眩暈!

  誰知這時她竟抓住我的手,慢慢地在乳房上揉起來,我松了五指,隨著她慢

慢地揉著兩個乳房,我的陰莖漲得很硬,好象有些東西從馬眼流了出來。

  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下身也隨著她的節奏一下一下得在她尾龍骨附近蹭

起來。這時我感覺到掌心好象有些感覺,一點有些硬的東西在頂著我的掌心,我

慢慢地揉著她的乳房,那點硬東西也隨著在扭動。

  “她的乳頭。”

  我雖然有些神志不清,但還是有常識的。她的手慢慢送開了,我的心越跳越

厲害,雙手也離開了她的胸,從校服下伸了進去。首先碰到的是她的腰,一種光

滑的感覺,我向上探去,摸到了她的小背心。這種背心是純棉的。她仰起頭,看

著我,似笑非笑,臉頰有一抹紅暈。

  我彎著腰,以便雙手能伸進去。先是手指撩起了她的小背心,發現是有彈性

的,於是趁勢向上一撥,兩個溫暖的肉球一下子彈進了我的手心,我幾乎窒息了。

  撫摩著她如絲的肌膚,我手指輕輕地捏住了她的乳頭,她輕輕地喘了一聲,

我用食指和拇指捏著,把玩著,原來女生的乳頭是這麼大的,象一顆花生米,

有點長,手感和乳房又不同,我忍不住捏了一下,她馬上用雙手往後圈住了我

的脖子,閉著眼睛

  我有點慌,忙問她是不是被我弄疼了。她微微笑著搖了搖頭,還是閉著眼

睛,小聲地說:“很舒服,你繼續來。”

  我於是用手掌揉著她的乳房,手指捏著乳頭,動作也漸漸大膽起來,推著

她的乳頭上下搖,又或者捏著想外輕輕地拔。我記得當我這樣做的時候,她咬

著嘴唇,樓著我的脖子的手越來越用力……

  我捏著她的乳頭,不停地吻著她的脖子,她低聲地呻吟著。血液陣陣地衝

擊著我的大腦,整個世界在身邊如潮水般退去,剩下的只有我和她的心跳。

  我猛地把她轉過來,把她按在了牆上,我們面對著面。她目光迷離,頭髮

顯得有些散亂。我解開了她上衣的扣子,撩起的棉背心擠著一對肉球躍入眼簾

。兩個粉色的乳頭傲人挺立,乳暈上有幾根細細的毛。

  我不顧一切地抓住了她的乳房,乳頭從指間伸出來,我並起食指和中指,

不斷地搓著,乳頭帶動著她的乳暈,她喉嚨深處發出咽嗚的聲音,雙手在我

腰間遊走,撫摩著我的小腹。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她的手碰到了我龜頭。如同一陣冰涼的閃電,我

抓住她的小手,按在了我的陰莖上,雖然隔著褲子,她還是在慢慢地摸索著

,一點一點地握住了我的陰莖。

  我還是不滿足,再次抓住了她的手,飛快地塞進了我的內褲?。她的小

手如同一片冰涼的絲綢,輕輕地握住了我的肉棒,使我滾燙的下體有一種退

火的感覺。

  我龜頭上流出了粘稠的液體,塗抹在她的手腕,一陣莫名的衝動,我抓

緊了她的乳房,低下頭一口咬住了她的乳頭,她壓抑著驚叫了一聲,隨即又

呻吟起來。

  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不斷地吸著她粉嫩地乳頭,吮吸的間隙還用舌頭

撩撥一下,用牙齒用力地咬著肉球上乳暈的皮膚。

  我猛一抬頭,咬著她的乳頭,她不禁用力地握住了我的陰莖。我幾乎失

去了理性,扶著她的手,在陰莖上不斷地套弄,肉棒漲得有點痛起來了,另

一隻手還在有力地蹂躪著她滾圓的肉球,低頭叼著乳頭發狂地吮吸著,喉嚨

?發出野獸般的低吟。

  她另一隻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肩膀,緊咬著下唇,發出一種似乎是是哭泣

的聲音。她的乳房散發著一種濃濃的香味,我不禁把臉貼在她的右乳上,雙

眼感受著乳房微微的暖氣。忽然頭皮一陣發麻,從尾龍骨傳來一陣抽搐,陰

莖劇烈地抖了一下。她本能地抓緊了我的陰莖,一陣壓抑不住的抽搐,仿佛

從遠古傳來。

  我猛烈地噴發著,射出滾燙地精液一股股地噴在了她的手上。她有些驚

慌失措,但仍然死死抓著我的肉棒。一陣超快感的眩暈,我摟著她的小蠻腰

,頭沉重地貼在被我捏得有些發紅的乳房上……

  記不清那天是怎麼回家的,我撒了個慌,說是幫老師做事去了,我不聽

課,經常上課睡覺,但學習還可以,而且除了兇狠的英語老師,其他老師都

和我混得很熟,所以有時也會幫老師改些本子什麼的。老媽自然相信了我。

  到睡覺前,腦海?一直是剛才和她廝磨的畫面,恍恍惚惚的。做了點練

習題,做的是數學還是物理,對了還是錯了,甚至究竟有沒有做,一概不知

。一直懷疑究竟有沒有發生這些事,好象來得太快了,很不真實。

  我平時也人模狗樣的,對女生必恭必敬,怎麼和她一起時好象有些不正

常?越想越亂,迷迷糊糊,窗外一輪明月,皓月當空,如漢白玉盤,上有些

許碧絲,蔓延開來,像是德魯依召喚之青藤……

  再睜開眼時,已是早上7點20。我大吃一驚,連忙找來另外一塊表,

還是7點20。馬上翻身下床,提著褲子拖著書包蹦到了樓下,在大院看門

老頭

的叫聲中騎車絕塵而去。

  幸好剛進班就發現世界大亂,身高160以下的政治老師兼班主任扯著

脖子在大喊:“必須服從分配,馬上按新座位給我坐好!”第一節課是政治課

,班主任怎麼笨到一大早調位置?大家當然有組織地磨洋工。

  我看看新座位表,什麼?

  我扭頭在人群中尋覓,在課室的角落,我的初戀女朋友菲正微微笑看著

我,一手叉著腰,一手指著身旁的座位。她的襯衫下白淨的小背心隱約可見

,我的臉刷一下紅了,快步走過去,“不會是你主動申請的吧?”她好象突然

想起什麼,臉也有些紅,說道:“什麼,班主任說兩個語文科代坐在一起收

作業也方便些,是利民措施。而且學習好,讓別的同學坐前面去,當然看不

見可以申請前調

  我們從此就成了同位,不知道意味著什麼,反正今天收作文本,我們倆

的桌上就放著很高一摞本子,我想這下有兩桌子書睡覺也沒人知道了。偷偷

看看菲,誰知此人竟在看漫畫,嘴角帶著一絲淺笑,白皙的臉頰有桃紅的顏

色。

  我伸手摸了一下她的手腕,細膩的感覺。她以為我想牽手,於是一手拿

著漫畫,另一隻手伸了過來,頭也不回,我的手停在半空,她的手指按在了

我的小腹上…………

我吃了一驚,她的手抓了個空,,隨即臉紅了起來。在那一刻我們都些不知

所措。政治課繼續在無比枯燥中進行著。我牽著菲的手,放在大腿上,感受

著她的小手軟弱無骨的溫柔,這種溫柔,我是多麼的熟悉,昨夜的種種,又

浮現在眼前。不知不覺,小弟不老實地站了起來

  我偷偷瞟了她一眼,卻看到她手上還拿著漫畫,眼睛卻有些吃驚地看著

我那?。我愣了一下,她也看到了我的目光,兩目相對,都有些尷尬。她咬

了咬下唇,皺了一下眉頭,指著我褲子上的山峰。我咧著嘴聳聳肩,表示這

不是我能控制的。

  老師這時候提了個問題,有人很不幸地站起來回答,我抬頭看了一下,

忽然倒吸一口涼氣:她頑皮地彈了我的老二。於是迅速膨脹,僵硬。

  我坐在最後一排最右邊靠窗的位置,可以看到初中樓外的風景,她坐在

我的左邊。這時她索性面向我趴了下來,加上面前的一大堆作文本,除非其

他人站起來,否則誰都看不見我們在做什麼。

  大概這種情況給了她頑皮的勇氣。在彈了第一下後便繼續有第二下第三

下……大概發現每次不太相同(因為擊中點不同,所以每次簡諧振動的路線

都不盡相同),於是她顯得比較有興趣。

  我看著她,她也對我笑笑,做了個鬼臉。伸手輕輕地摸了摸山峰的頂部

,好象在撫摩小孩子的腦袋,我再次倒吸涼氣。她發現了我的這個舉動,似

乎有些不解,趴在桌子上努力地側了側頭:痛嗎?我苦笑不得,當然不是。

她說:我看看。

  好象要問我借橡皮一般。我瞪了瞪眼,這樣是不是太離譜?周圍的人都

在接受洗腦,沒人留意坐在最後的兩個語文科代在做什麼。

  她已經付諸行動,一點點地拉開了我的褲鏈,小手伸進去拉開了礙手礙

的盯著那根肉棒。

  我手放在桌子上,看著她,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安慰她,可是是我嚇到她

了嗎?這真是件怪事。

  她向我吐吐舌頭,接著伸手把住了我的肉棒,說道:好燙,衰人。白嫩

的手指繞在黑黑的陰莖上,給人以劇烈的視覺刺激,可惜其他人沒有這個眼

福啦,哈哈。

  她用大拇指撫摩著我的龜頭,我不禁抽動了一下。她皺皺眉頭:敢動?

?隨即用力地拔,卻意外地發現我馬上更加硬起來。

  她臉有些紅,笑著說:你這麼誇張啊?我點頭稱是。她發現龜頭上有一

道裂縫,於是又好奇地用手指掰開看看,一時氣血上湧,她用大拇指和食指

捏著龜頭下麵的皮膚,輕輕地上下套弄。

  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很複雜,不過接下來的陣陣快感衝擊之下,我咬著嘴

唇,瞪大了眼睛看者賣力講課的班主任。雖然她的動作還是不如我自己啦,

不過我覺得十分刺激。

  這時下課鈴很不是時候地響了,一切馬上收場,老師胡亂講完了最後一

段,她也很負責把我桀驁的小弟塞了進去。整個上午,我都萎靡不堪,內火

上沖,手象練了鷹爪功似的不時在空氣中抓些什麼。

  對付完四節課後,大家象潮水一般湧向飯堂,街上的小食店,有的大概

還去了娛樂場所。整幢初中樓死掉一樣寂靜。

  我和她都留在教室,似乎特別有默契。她向我驕傲地笑了笑,我一把把

她拉到身邊,摟著她的腰,重重地吻了她的臉蛋。手不自覺地從腰際攀了上

去,摸到了她的乳房,她眯了眯眼睛。

  我輕輕地捏著,好柔軟,老二又硬了起來。她看到我的褲子上又出現了

小山峰,於是再次饒有興致地拉出我的肉棒玩弄起來。

  漸漸地,她的乳頭也硬了起來,我由輕揉她的乳房變成了捏著乳頭,細

細地捏弄,用手扯緊她的襯衫,乳房上有一個明顯的突起,異樣的性感。她

也在不斷地套弄著我的陰莖,我說:快點。

  她很是聽話。我的呼吸渾濁起來,放棄了她的乳頭,再次粗暴地抓住她

的乳房蹂躪起來,還不時低頭吻著她的脖子,臉頰,嘴唇。

  肉棒越來越硬,我原本扶著她後背的手按住了她的脖子,說道:菲,幫

我,含著我好嗎?

  她貼著我的臉,輕吻了一下:不行,什麼味道?我說:菲,我不行了,

幫幫我嘛,就含著就可以了。經不住我軟磨硬泡,她紅著臉,彎下了腰,先

是用舌頭試探性地舔了一下我的龜頭,我輕輕地喊了一聲,她的舌頭異常的

柔軟,又很溫暖,如同電流纏繞在我的龜頭之上,直擊中我的大腦皮層。

  她仿佛下了很大決心,在舔了舔嘴唇後,毫不停留地一下子含住了我的

肉棒。仿佛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洞穴,一根濕潤的舌頭在上下打轉,我的下身

不禁向上挺起來,以便陰莖進去更多一點。我說道:菲,象用手一樣,快,

快點。

  她於是慢慢地上下套弄起來,舌頭有時會頂住我的馬眼,輕輕一撥,感

覺好象舔開了肉縫,似乎有些粘粘的液體流出來,粘在了她的舌尖。這種淫

穢感覺令我看不見周圍的一切,窗外的蟬鳴越來越約微弱。

  她的小虎牙會不經意地刮到我的陰莖,有時還好奇地單單吮吸一下我的

龜頭。

  我低頭看著她,她齊肩的秀髮鋪散在眼前,我烏黑的陰毛不時地碰到她

有些緋紅的臉。我因為陣陣快感輕輕的顫抖著,伸手解開了她上衣的紐扣,

撩開了純棉的背心,一把抓住了兩顆溫熱的大肉球,隨著她上下起伏的節奏

撥弄著,時而又捏著兩個乳頭,狠狠地搓。

  她嘴上的動作也加快了,而且不時地咬一下,我抓著她的乳房,指間夾

著乳頭。終於,我本能向下一扯她的乳房,腰一挺,肉棒一陣發漲,在她嘴

?劇烈地噴發,她也停止了動作,含著我的陰莖。

  我的手一松,攤在了椅子上。她抬起頭,好些狼狽,嘴角還有少許精液。

她捋了捋耳畔的頭髮,微笑著看著我,臉色緋紅。我拿出面紙,替她擦去嘴

角的精液,她也細心地幫我擦拭著龜頭。

  她捏了一下我的腿說道:你的東西好多哦,都流出來了。

  我忽然想起:嚇?你,你吞下去了?

  她點點頭:是啊,味道一般,沒有什麼味道,就是腥腥的。你一下子噴

出那麼多,我想都沒想就吞

下去了。

  天,我好感動。整理過後,我摟住她好久好久,呵呵剛才女朋友來玩,

捧著我的杯子喝水。中午的時候我泡了杯熱茶,女朋友殘留在杯子上的香氣

散發開來,空氣中彌漫著幸福的味道。

  從那以後,我每天都有些期待,期待一些新鮮的經歷。但初三的功課也

越來越忙了,我們每週都會

有測驗,連打情罵俏都沒有時間,自然在課堂上也老實了下來。

  大約在初三下期中前的某天。這天下午開班會,教政治的班主任走上講

臺,說要宣佈本屆直升名單。名單?有我和菲,我們這個學期的連續三次直

升考試都還可以,心?也早有些準備了,不過還是很興奮的,從此除了收作

業就沒什麼事了,老師告戒我們還是要看看書,去他的吧,教政治的笨蛋。

  第二天,課還是要繼續上的,這節是數學課。數學老師是個剛任教兩年

的女生,叫婉菁,數學十分了得,短髮,160cm,膚色是健康的淺咖啡

色,有點瘦,胸部滾圓,象一對小蘋果。

  她性情十分活潑,上課時會用粉筆扔打瞌睡的學生,我當然是中招無數

,沒事的時候我喜歡和她吹牛,故此也混得很熟,昨天知道我直升還要我請

客。

  我和菲都裝模作樣地端坐,手?各捧一本書,坐在後面也就不怕影響別

人,所以其實都不是課本。婉菁看了和我對視而笑,接著繼續講她的怪題,

還不時找人上去解,我不會,但這已經不重要了。

  扭頭看看菲,她在看漫畫。我伸伸懶腰,往椅背上一靠,左手還拿著書

,右手自然地垂下來,當然,這是從婉菁的角度來看,其實我是把手放到了

菲的大腿上。

  菲瞥了我一眼,扁扁嘴,繼續看她的書。我的手搭在她的裙子上,慢慢

地挪到了裙子的下擺,用手指碰了碰她的膝蓋,天氣異常地熱,她的皮膚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