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厨师与他寻死的女孩们
厨师与他寻死的女孩们



 
厨师与他寻死的女孩们(The Cook and his death-seeking Girls)
原文作者:The Senator(handlebar)
原文网址:http://necrobabes.org/public/messages/pubarch/senator/cook_02.htm
译者:RealSelf

第一节

所以,妳们想寻死吗?我可以帮助妳们!

他才刚刚布置完成轻便式的下等餐馆,正稍作休息,500年来他帮助无数的小女孩们寻死,似乎寻求自杀的女性数目总是多到他服务不完,接近开张营业的时候了,他走到外头,每一座大城市都相同,早晨的空气中浓厚的散发着沉重的恶臭,他回想起几名他最钟爱的女孩们,以及她们希望被杀死的方式。

就在去年,艾美(Amy)回复了他刊登在每周免费新闻报纸里头的广告,她带了其他6个人一起前来,但她自己想要的是一个特殊的死亡方式,而在他的俱乐部之中有一个成员能够满足她的心愿。

这个俱乐部是由地球上最富有的30个人所组成的团体,他们每个月在他的国家隐居地会面一次,在那里他们出价争取杀死那些回复广告的女孩们的资格,艾美由一位日本的剑术大师以100万元标下,这笔钱随着她的骨灰一起送给了她的家人,她的家人被告知的讯息是她死于一个街头的抢劫,在她死前,她告诉医生她的遗体想要火化,而他们在她的口袋里找到一张中奖的彩券,得以让医生们完成她的遗愿。

她的幻想心愿是被一口利剑从中间斩成两段,当俱乐部的成员听完她的叙述之后,房间里的那名日本人就自行站了起来,向她鞠躬。

竞标的获胜者命她剥光衣服站在舞台的中央,他拿起自己武士刀的刀柄,分开她的阴唇,来来回回的前后抽动,他让她达到了今生最后一个高潮的边缘,接着他抽回他的利刃,轻轻的敲打着单锋利刃的刀背,他绕道她的身后,将他的手放在她的两腿之间,4根手指滑入她的***,开始更加用力地戳捅着她,当她也开始抚摸自己的乳房、搓揉自己的阴蒂时,他在她耳边低语道:「等妳到达高潮的时候,将双手向外平伸。」

这波性高潮是她所体验过最快美巅峰的一次,她的蜜汁开始狂涌,沿着她的***向下流动,她的双手左右向外伸直,而剑术大师的动作既轻微又迅速,没有一个人能看清楚斩断的瞬间。

「噢…噢…噢…呃…呃…啊…啊…啊……哎哟!」

他们仅仅只是发现如今他已经站在一个不同的位置,而他的剑上被鲜血染红。

他绕到她的面前,「哎哟,亲爱的,为什么要『哎哟』呢?」「这个高潮感觉好奇怪唷,而且在结束的时候我的阴部有刺痛感。」众人看到一条细细的红线,从她的头部到阴部,一路平分她的身体,有几滴鲜血和其他的液体从那条线泄漏出来。

「来吧,我亲爱的,握住我的手,然后准备迎接死亡吧。」她微笑着将一手递上去,并抬高了她的右脚,「噢…呜!」这是她唯一发出来的声音,就在这一刻她身体的右侧滑落,与左半边分离,被切断的动脉血溅三呎,她的内脏在响亮的湿滑声中,纷纷地从身体两侧掉出来,她的心脏从左半部掉落,将鲜血从被切断的血管里打出来,随着每一次的收缩,血液的流量越来越少,身体周围混合着鲜血与屎尿的水洼越来越大,她的双眼朝着不同的方向转动,看着她一堆散落在地面的部位还在抽搐着,过了好一会儿才让所有的部位都真正的死去,众人一直都是以震惊的沉默看着这一切,直到此刻他们才站起来高声欢呼。

**

太阳从云朵的后方浮现,一道阳光击中了他的眼睛,中断了他美好的白日梦。

好吧,这个月第一批寻死的女孩们很快就要来了,「真是麻烦。」他心想着:「我还得在咖啡和丹麦点心中下***、打开***和隐藏式麦克风的传感器。」他一边做一边怀念着从前的日子,此时她们出现了,他将少女们迷晕后,检查了有无***,再将她们带到厨房的后方,那里是一座可以稳定的杀死她们的舞台。

非常好,今天总共有5位女孩将要上台表演。

卡萝尔(Carol)是第一个醒过来的,「放轻松一点,小东西,不要试着站起来,妳现在是安全的,妳正在自己想要来的地方。」卡萝尔尝试集中视线,她看见一名裸体的年轻女子正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她转向她的右侧,看到其他4名与她一起享用咖啡和丹麦点心的女孩们全都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凸起的舞台上,她们的身边都有另外一名赤裸的女子照料,她试图站起来,但还是感觉到头昏眼花,「该死,那些混蛋的防自杀教会的怪胎们又阻止我了,哼,我会给他们好看的,第一个胆敢尝试把他的肉棒再度塞进我嘴里的人,我一定会咬断它,吞下去,然后让肉棒将我噎死。」

「妳好啊,我叫做帕蒂(Patty),妳清醒了吗?」

「是啊,我人在哪里?如果这里又是另外一间救援教会的诈骗集团,就是那种一堆老男人掏出他们的肉棒插到妳体内来让妳知道他们有多爱妳的话,那我真的会杀人的!」

「不是的,小东西,这里是一个妳将会死去的地方,而且妳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可以看到证明了。」

「噢!真的吗?谢谢妳!谢谢妳!」卡萝尔兴奋地抓住帕蒂的肩膀并拥抱着她。

卡萝尔看见其他女孩陆续醒来,全部都和她的反应相同,因此她相信她们也都听到了同样的内容。

遮蔽着舞台后方的帷幕打开了,从餐厅走过来的厨师站上舞台,在女孩身边照料的女人们都开始鼓掌,同时还有她先前没注意到的,围绕在舞台周围一群男人和女人们也做着同样的事。

「小姐们,我必须先向妳们道歉,我在餐厅的时候对妳们下药,因为我必须确认妳们身上有没有暗藏信号发送器,或者被跟踪,这是最后一次不经妳们的允许就对妳们做的事情,除此之外,妳们在这里拥有绝对的自主性。

我们这里的规则如下:

第1,在妳们看过「证据」之后,如果也想要这么做的话,妳们将会死去。

第2,如果看过「证据」导致妳改变心意的话,妳随时可以离去。

第3,妳可以掌控自己的死法,除非妳将自己的生与死的权利卖给俱乐部的成员。

第4,如果妳决定离开,妳将会得到一支电话和10万元的现金,电话的功能是如果妳改变心意想要回来的话,让妳拨打用的,一旦妳这么做了,妳将会放弃所有选择的权利,不过该给妳的钱还是会给妳。

第5,如果妳让一名俱乐部的成员在竞标中争取妳的性命的话,当他得标以后,他可以对妳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除非妳事先将限制条件在竞标之前就先设定完成。

第6,所有为妳竞标的钱都是属于妳的,妳可以自由选择这笔钱要送给的对象。

第7,妳们还需要了解另外一件事,如果妳释出所有使用妳身体的权利的话,得标者将能自由选择妳的身体的用途,这包括了将妳吃掉、或是保存和收藏妳的艳尸。

以上,有任何问题吗?」

「我有一个问题,请问所谓的『证据』是什么?」卡萝尔发问。

「就是我。」帕蒂回答:「厨师将会杀了我,接着他会把我的尸体清洗干净,然后再烤了我。」

厨师环顾女孩们,看看没有人有快要晕倒了,或是想要离开,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但他预期的反应没有出现,她们反而全部都面带微笑,大多数都开始手淫了,俱乐部的成员们也发现了这个现象,5名少女的兴奋反应已经给了他们所有需要知道的讯息了,今晚将会是一个血腥之夜。

「好了,帕蒂,是时候让妳死去了,上来这里躺着。」

帕蒂走向厨师,爬到一张轮床上,「噢,我差点忘记一件事,如果妳们之中有一个人愿意先留下来,等待下一个自杀团体到来时,充当『证据女孩』来让她们看的话就太好了,而且妳还可以当厨师的助手,帮忙处理我的尸体,有人自愿吗?」「我愿意。」一名高挑、拥有奶油般的滑嫩肌肤的红发女孩说道。

「谢谢妳,请妳过来我这里,到我的头部附近,剩下的女孩们也一起过来吧,我想看着妳们,嗯,我准备好了。」

厨师脱去他的衣服,女孩们全都同时倒抽一口气,他的阴茎真是粗壮巨大啊!至少有1.5英呎(45公分)长,跟可乐罐一样的粗厚,上头布满了血管的脉络,以及一个紫色的大***,他吐了口唾液在自己的手上,将唾液涂抹在她的阴道,他来回搓揉抚弄她的阴道,使她越来越湿润,她开始呻吟,身体拱起来贴向他,他准备进入她的体内,当那颗紫色的大***拨开阴唇时,她发出了一小声的尖叫,待他整个***都没入之后,他再度抽出来,接着稳定的将他巨大阴茎的前9英吋推进她的***内,直到他顶到她的子宫颈时才停下来。

她配合着他的动作摆动再摆动,接着他两手抓紧她的臀肉借力抽出阴茎,「准备好了吗?」「好了!再用力一点!我已经快要泄了!」他从轮床的下方拔出一把9英吋的利刃,他将阴茎插回她的***,当他撞到她的子宫颈之时,他奋力的往内推,顶开了入口直直插往她的子宫内,她放声尖叫,同时紧紧抓住自己的乳房:「啊…啊…我要泄了!…啊…现在…动手吧…死…了…啊…啊…啊…啊啊!」

他高举利刃,从她右耳的颈部切下去,一路划到她的左侧,他将刀往前送,划开那柔嫩的肌肤和底下的结构,她动脉的鲜血喷洒到站在周围的所有女孩们的身上,她开始猛烈地扭动着,她的身体奋力的与她脑袋所想要的事情对抗着,15秒之后她的胴体向她的心愿投降,她抽搐了一下子,接着就静止不动了。

厨师环顾着那些全身沾满帕蒂的鲜血的女孩们,她们全数都正在擦拭自己的身体,然后用舌头舔干净,看起来这团里面所有的人都会愿意留下来,这样很好!现在是时候将这团美肉清理干净,准备烹煮了。

「妳叫什么名字?」他问那位红发的女孩。

「苏西(Susie)」

「妳好,苏西,跟我来吧。」

他们推着轮床通过帷幕走进厨房,他将尸体推往一个铺着瓷砖的角落,并将两个闪亮的肉钩降下来,他利用肉勾逐一穿过尸体的两个手腕,然后将之拉紧,他把她的整具艳尸吊起来,并将一个大型的塑料桶放在她的脚边。

「妳拥有任何关于人体的知识吗?」

「我在大学有修过解剖学。」

「很好,我要妳从她的内部分离她的心脏、胃部、肝脏、胰脏、肾脏、子宫和阴道。」

他拿起一把3英吋的手术刀,开始从她左臀的角落切下去,到她的两腿之间、阴道的下方、再沿着她的另外一只脚直到她的右臀,接着他另外动了两刀,分别从两侧的肋骨切到下面的臀肉,抓住这一层皮肉,他将其抽起来,使她的内脏纷纷掉落在那个塑料桶之中。

他伸手探入桶内,将她的横膈膜和胃部之间的连结切断,再将她的性器官从她的***抽出,另外将她括约肌上头的大肠绑紧,他将塑料桶搬起来递给苏西,然后清洗这团美肉。苏西则开始从热腾腾的塑料桶内将这些可食用的器官分离出来,在1个小时之内,帕蒂被洗净、除毛、斩首、穿刺在烤肉叉之上,他添加了50斤的山桃木切片于炉火内,接着将烤炉的门关闭。


第二节

在他们走回舞台的路上,厨师向女孩问道:「妳享受刚才的处理过程吗?」

「我对自己感到惊讶,不过,是的,我感受着她温热内脏的湿滑,那真的撩起了我的性欲,但同时我也对她得到了我一直在努力争取的事情感到忌妒,死亡是一切最美好的结束。话说回来,没错,我喜欢刚才的处理过程。」她回答。

「那么,妳是否愿意考虑成为下一任的『证据女孩』呢?妳可以帮助下一团的女孩们了解妳所看到的事情,『证明』我们真的会完成她们梦寐以求的心愿,以及她们所希望的死亡方式。」厨师再问。

「我有一个条件,如果可以有两个那更好,第一,让我也真的亲手杀死一个人;第二,用你那根美好的肉棒狠狠的肏我,我可能没办法容纳全部,但只要能把我的淫穴彻底塞满就可以了。」

「好,如果我们得到一个『返回女孩』,她就属于你了,还有,等我们帮助妳这团剩下的女孩们都达成心愿之后,我会如妳所愿的狠狠干妳,只要妳还想要,干多久都可以,直到下一团的女孩们抵达为止,此外,妳还能欣赏到俱乐部的成员们用各种方式杀死这些女孩们,我跟妳说,针对妳们这团,他们已经想到许多很棒的点子了。」

「成交。」她说道。

**

「好了,女士们,先生们,时候到了。」众人返回他们的座位,「女孩们,请妳们来到舞台前,可以请妳们说出自己的姓名还有妳们的愿望吗?」

「我是卡萝尔,我想要寻死,我不在乎用什么方式,只要我能死去就好,我将释出所有的权利给赢得我性命的人。」

「大家好,我叫做詹妮丝(Janis),我也想寻死,我看过一些相关的DVD,我喜欢其中一个女孩的死法,她活生生的被缓慢的剥皮而死,她的肌肤看起来就像是一件衣服,然后被脱下来,当她完全裸露的吊在那里时,她肌肉的移动方式和拉扯的模样真是太棒了,这就是我想要的死法。」

「嗨,我名叫苏西,我曾经差点死过一次,我将我的手腕割伤的很严重,鲜血淋漓,但是他们却在医院把我救了回来,所以,我想要流血至死,那不会痛而且如梦幻一般,我将成为下一任的『证据女孩』,如果有『返回女孩』出现时,厨师将会让我帮忙处理她。」

「哈啰,我的名字是艾丽丝(Alice),我原本不知道自己希望怎么死,我只要你、我都知道生命即将结束就行,但是当我看到那名『证据女孩』达成她的心愿之后,我觉得非常的兴奋,这真是太酷了,所以现在,我希望自己被活生生的虐杀至死,我想看看自己能够支撑多久、能够忍受多少痛苦。」

「我的名字叫做安娜(Anna),我只要能死去就好,我看过一些DVD,里头的女孩被洗干净后送去烹煮,我还看过你们这些人用了一些非常令人兴奋的方式来将女孩们杀死,我也知道如果你们能用自己的方式杀人的话,你们会为此支付一大笔钱,我的家人需要很多钱,所以我把自己所有的权利都卖给赢得我性命的人,无论你想对我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好啦,我想我是最后一个,哈啰,大家好,我的名字是乔伊(Joy),我就是想死,我话就说这么多,谢谢。」

俱乐部的成员们都站了起来,一齐向女孩们鞠躬,他们非常满意这个团体,今晚他们将能享受一段美好的时光。

「女孩们已经抽出了顺序,詹妮丝是今晚第一位要死去的女孩,提醒大家,她想要被活生生的剥皮至死,西尔维娅(Silvia),妳不想要获得一些人皮来制作一套新的骑马套装吗?」

西尔维娅站起身:「是的,我的确希望如此,事实上今天我带了足够的钱而来,我想要得到她和安娜,我出50万作为竞标的开始。」

经过了一些其他人的迅速抬价,只为确保她不会廉价标得她的第一位女孩之后,西尔维娅获得了她新套装的一半材料。

「好的,我们都知道西尔维娅想要标得2名女孩子,而我们总共有3位女孩将她们所有的权利卖给任何人,所以,大家怎么想?我们是要继续下一名女孩的竞标,或是让西尔维娅以100万自由挑选另外一名女孩,记得吗?她将会同时剥下两名女孩的皮,这一定会是一场精彩万分的表演!」他的手机响了,「抱歉,请大家等一下,这是『返回女孩』的热线。哈啰,莎莉?梅(Sally May)!很高兴能听到妳的来电。」

俱乐部的成员们彼此间开始兴高彩烈的窃窃私语,他们都记得去年这名被吓坏的金发女孩最后改变了心意。

「没问题,我会派一辆车去接妳,记得喔,司机必须先帮妳注射,赤裸的检查妳的身体之后才会把妳送过来。哈哈哈…妳很期待这样做是吗?什么?好,好,我会要求他先检查妳,然后再帮妳注射,1个小时左右后见啰。」「那么,你们都听到了,真的有一位以前的女孩要过来了,由于她是『返回女孩』,所以没有任何的限制,不过针对她的竞标还是必须进行,现在让我们回到原来的话题,大家同意让西尔维娅从安娜或乔伊之间挑选一个人吗?」

众人知道他们至少还会有2名以上的女孩售出自己所有的权利,因此他们便同意了。

「谢谢大家,可以请妳们3位女孩过来我这里,让我检查妳们的肌肤吗?」

詹妮丝、安娜和乔伊走到她面前,西尔维娅开始感受着每一名女孩的肤质,接着她将詹妮丝的肤色与其他人做比较,她将注意力放在安娜身上,每当她触摸安娜时,安娜会发出呻吟和颤抖不已,很快地安娜的大腿内侧已经被***流出来的***沾湿了,西尔维娅发现她的***搭配肤色是一个很好的组合,因此:「我的选择是…………………安娜!」

安娜的肉体过于兴奋而开始虚弱,她的膝盖逐渐瘫软倒下,但是西尔维娅从她的手臂底下扶住了她,安娜抬头看向西尔维娅:「谢谢妳选了我。」西尔维娅回以微笑,她看过这样情况的次数在这么多年来已经数不清了,这些寻死的小女孩们总是在竞标的期间达到一波又一波的高潮,甚至在她们被杀的时刻会攀升到最强烈的巅峰,手边的这名女孩可以享受接下来的30分钟左右,她带领着她的人皮原料们走到舞台的中央,利用天花板垂下来的绳索,和舞台上的固定栓,将她们绑成手脚伸展的姿势,转向俱乐部的群众,她问道:「给我一点帮助如何?我需要一个人来帮我针对她们两人同时剥皮,我们可以比赛看看谁能够在她们死前将皮剥光。」在肉类加工餐厅最老的屠夫站了起来,「非常好,比尔(Bill),请你过来这里吧,詹妮丝就交给你了,我和安娜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她走到帷幕的后方,搬了两张工作桌回来,桌子底部的货架上摆满了无数的刀刃、一把丙烷的火炬、一个装着鞣液的25加仑大桶子。

「这些刀是陶制的锋利手术刀、火炬是用来烧灼出血的部位。」

安娜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批手术刀,这让她又高潮了一次;詹妮丝利用她大腿的夹紧和放松来试图抚慰她的阴蒂,可惜没什么效果,比尔发现了她所面临的困难,于是各用一根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和菊门,这样做的成效绝佳,詹妮丝的胴体在前所未有的巨大高潮中颤抖着,待她的高潮平息后,比尔捧起她的脸,亲吻着她。「谢谢你,你真是体贴。」詹妮丝说道。

「好了,女孩们,让我收割你们人皮的时刻到了,我们会试着尽量做得快一点,但是妳们将会很痛,不过呢,这就是表演的一部分啊!比尔,你准备好了吗?」他们都拿起手术刀,走到女孩的身后,「开始!」她话一出口,比尔便从詹妮丝的后颈直线切割到她两片臀肉之间的裂缝,西尔维娅从安娜的右半臀肉开始动手,向下切到她的右脚掌,抓住她的腿,西尔维娅的手术刀沿着他的脚踝划了一圈,剥掉脚踝以下的皮,再将脚踝以上的皮肤向上拉扯,非常有效率的活剥安娜腿部的肌肤。

两名女孩如今皆放声尖叫,大力的喘息,然后再尖叫,不断的循环,直到她们的喉咙变得沙哑,她们的声音退化成低沉的呻吟。比尔已经将詹妮丝的背部和腿部的皮肤剥掉了;西尔维娅则完成了两腿的剥皮,如今正在处理安娜的臀部和阴户,她留着耻骨、阴道和臀部的部位完好不变,沿着下背开了一刀,两片臀肉也横切过去,接着她将中心的皮肤扯了下来,安娜于此时痛晕了过去,两名剥皮者趁此时利用火炬沿着女孩们才刚被剥皮的部位灼烧,将所有出血的地方都封住,透过融化遗留的脂肪,她们将女孩们的躯体烤得很光滑,使肌肉闪烁着光泽。

「让我们先等她们一下,待她们醒过来以后,我们再继续开始。」

西尔维娅将氨气瓶分别放在两名女孩的鼻子下方,安娜首先醒了过来。

「甜心,妳感觉怎么样?」西尔维娅问。

「痛楚实在太强烈了,也实在太爽了,最后一个高潮如此势不可挡,让我一不小心就晕过去了。」

「嗯…嗯…呜…噢!!我的天啊啊啊啊……这感觉真是太棒了!我已经死了吗?」詹妮丝一醒来就问。

「妳没死,甜心,妳只是晕过去了,不过,很快妳就会真的死去了。」

两名剥皮者举起她们的手术刀,再度开始工作,两名女孩如今已过了最痛苦的时期,脑内啡开始发挥强大的作用,剥皮者们都已经完成手臂、双腿和生殖器的部位,西尔维娅开始处理安娜的颈部,小心翼翼的从下巴的下缘绕着她的头部切割,她想要用这部分的肌肤作为外套的颜色;比尔正在拉扯和戏弄着詹妮丝小腹的肌肤,待他抵达她的胸部时,他将利刃贴着肋骨划过,把两颗乳房伴随着肌肤一起割了下来,西尔维娅看见了比尔的做法,但是她不能做相同的事情,因为她对于手中的胴体还有别的用途,她开始剥安娜乳房的皮,顺着乳头切割之后,轻轻一揪就让安娜的身躯放弃了它的外皮;比尔还有从颈部到脸部的皮肤要分离,两分钟之后他将詹妮丝全身的人皮挂在自己的肩头,两名剥皮者都将女孩们的人皮拿到她们面前,她们看着自己的人皮,心里感到很高兴,彼此心知她们再过不久就要死去了,而这正是她们所想要的。

「比尔,你想从詹妮丝的身体得到些什么?」西尔维娅问。

「我想要她的头颅、她的无骨肉排、和她的一条腿,这样会不会太多了?」

「没问题,听起来很合理,你就拿去吧。」

他对着詹妮丝说:「那么,甜心,我现在准备要拿掉妳的一条腿、妳的阴户肉排、和妳的头颅,我要将妳的头颅塑化保存,这样我以后就能跟它玩,并且回忆这段与妳相处的时光。」

「请你最后再砍下我的头,我想亲验看见你把我肢解,可以吗?」

他对着她微笑:「好的。」

接着他拿起手术刀,从她右腿的顶端开始切割,绕到背后,再划向臀部的中央裂缝,向下穿过括约肌之后,横切到她的左大腿,切回到正面,再沿着她的耻骨横切,回到一开始落刀之处。

他再度举起刀,直接插进她的菊门和阴道之间,他从底层的骨头将她的阴道切开,他的双手直到前臂都从这处伤口塞进去,拉扯并汇聚了产道、子宫和卵巢,他将她所有的性器官都从切口处拉了出来,缓慢和仔细地在她的腹股沟内动刀,他让她这个部位的主要动脉和静脉都暴露在外,他将血管都系紧之后,再将性器官们纷纷切下来,最后,对着臀部又切了更深的两刀,揭露了她的骨盆连结腿部的承槽,他一把抓住暴露在外的骨头,扭转拉扯,让关节脱臼,使得詹妮丝的一条腿和性器官成为了独立的个体。

俱乐部的成员们纷纷起立,为他的专业技术喝采,詹妮丝全程都从设置给女孩们的镜子中观看,他将还在抽搐的一条腿和器官们放在桌上,转向詹妮丝,走到她的身后,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头部往后拉扯,置刀于她的左耳,狠狠一刀划到他的右耳,深可见骨的一刀,詹妮丝持续看着镜中的自己,当他开始切割时,她感觉到刺痛,看见鲜血如喷泉般从伤口连喷了两次,接着,他再把她的头猛力向前推,切断了脊髓和其他链接着头部的组织,她忍受着剧烈的痛楚,然后一阵头晕目眩袭来,她的头颅在他的手中摆荡着,他将她的头转过来面对自己。

「如果妳还能听得我说的话,就眨一下眼。」他说。

她感到万分惊讶,自己竟然还能看见与听见他,她微笑着对他眨眨眼。

「刚才是不是感觉非常的疼痛啊?眨一次眼睛代表是;眨两次代表不是。」

她眨了一次眼,他将她的头贴近自己,亲吻着她,她也给予回吻,用她的舌头推入他的嘴中,他迅速的解开他的裤子,将她的嘴放低朝向他的肉棒,她再次感受到那股头晕的感觉,当她睁开眼睛时,看到他的肉棒正准备插进她的嘴里,「快一点!」她心想着,她张开嘴巴,感受着肉棒那光滑的质感进入她的口中,黑暗的隧道开始紧密的围绕着她,「噢!拜托,再快一点!我想要…啊啊啊啊…男人那咸咸的味道…………」她突然飘浮到舞台的上空,向下看见她的头颅从断面插在比尔的肉棒之上,他的白浊精液从她的咽喉处和她的唇间露了出来,比尔将肉棒自切口抽出,重新回到她的嘴里,这个画面让她感到十分平静,接着她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现在轮到安娜了,西尔维娅面向她说道:「甜心,我会把妳的身体塑化保存,然后送给我的儿子,作为在学校上解剖学的工具,这就是为什么我让妳的双手、双脚和阴户完好无缺,我敢肯定妳的身体能给他派得上用场!」

西尔维娅解开安娜手臂上的绳索,比尔走过来托住她的肩窝,让她不会倒下去,一个大型的容器利用滚轮推到舞台上,里头装着用来转换身体和头部的塑料溶液,安娜被迫拱起身体,两根管子塞进了她的菊门和阴道之中。

「嘴巴张开,甜心,我们需要把这根管子插进妳的咽喉,直达妳的胃部。」

西尔维娅将管子推入安娜的嘴中,安娜吞咽下去,直到她感觉到管子已经抵达了她的胃。

「当我们把妳放进去,关上盖子以后,妳需要做的事情只有吸气,那溶液的酸碱值和妳的身体相同,所以妳不会感觉到异样,溶液里面含有化学药物,会让妳逐渐入睡,不过我必须先将妳的眼珠挖出来,因为它们没有办法良好的保存。」

比尔抓住她的头部,让西尔维娅利用一根削尖的汤匙将她的双眼刨出,她已经接近要断气了,所以几乎没有感觉到这件事,西尔维娅将两颗玻璃的替代眼球塞入安娜的眼眶之内,接着在比尔的帮助之下,将她的身体抬高越过容器的上方,然后摆入容器之内,西尔维娅将容器的盖子关上,密封起来,打开容器内部的灯光,安娜感受到詹妮丝的头颅被放置在自己的胸口,她将溶液吸入、吐出、吸入、吐出…接着,她渐渐地慢下来,很快就安详地在容器之内漂浮着。

「大功告成了,各位,詹妮丝剩余的身体将于肢解后烹煮成今天的晚餐,供大家享用,谢谢你们让我可以同时得到两名女孩来娱乐大家。」
回复: [秀色]厨师与他寻死的女孩们 原文作者:The Senator 译者:RealSelf
由 屠美 今天16:23
第三节

30分钟后,詹妮丝被彻底的肢解,一半用来烟熏,剩余的部位再切开,利用烤箱和烤架分别处理。

「好了,大家注意,我想下一位女孩应该是乔伊,她似乎对于刚才没有入选而感到有点伤心,同时她也是将自己所有的权利都卖给竞标的获胜者,所以,让我们开始吧,这名女孩的起价是25万,房间后面的那位先生出价30万吗?很好!屠夫协会出35万?不错!不错!…哇!双胞胎兄弟出了50万!!…52万5000元?这个价码是来自纽约的夫妻档!还有更高的出价者吗?52万5000元一次!两次!三次!成交!」

他们走上舞台。「嗨啰,亲爱的,我是约翰(John),这位是玛丽(Mary),我们将是妳今晚的杀手。」

「噢!这听起来真是太梦幻了,你们打算如何杀死我呢?」

「用毒药,亲爱的,河豚的肝脏,这肯定会是一个非常火辣的死法,会花费10到15分钟,但几乎是毫无痛苦的,妳只会陶醉在身体一吋一吋的慢慢死去之中,我们希望妳能将所有的感受仔细地描述出来,那应该不会痛,但是到了最后,妳将会无法呼吸,让妳窒息而死,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会让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性爱愉悦,在这里的所有男人和女人们也都会帮妳一把,所以,让我们开始吧。」

玛丽拿来了一个小纸杯,里头装着切碎的河豚肝。「来吧,甜蜜的把这个吞下去吧。」乔伊用鼻子接过纸杯,让观者不禁笑了出来,接着她把杯中的物体吸入口中后吞咽。

「这是我对生鱼片的第一次尝试,味道似乎没那么糟,如果那就是死亡的滋味的话,那么死亡的味道还不错呢。」

「不用多久妳的手指和脚趾就会开始麻木了,麻痹的感觉会沿着妳的手臂和腿部蔓延到妳的全身,当它抵达妳的横隔膜之时,妳就会开始死去了。」

「不过到了那个时候,妳也能经历到有史以来最棒的性爱。」

俱乐部的男人和女人们开始温柔体贴的跟她做爱,她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几分钟将在满满的快美高潮中渡过,她会在极乐与至福中死去,她的第一场性爱的对象是一名女人,她被吸吮、舔弄、抚摸、拳交,全身被送上一个不断起伏的性高潮之中,如她所得到的,她也尽力的付出,她的嘴里混杂着男人与女人的味道,当厨师狠狠的干完她,将她年轻的阴道伸展到极限之后,她从厨师的大肉棒之上舔到了自己蜜汁的滋味还有一点点的鲜血。

「噢,我的天吶!我感觉不到我的脚掌了,而且我的双手也有刺痛感,我认为毒素开始蔓延了,噢,它真的发生了,我就快要死了,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我还想要试试看两个男人同时插进我的后庭和前面的***,刚才的拳交是我体验过最棒的,我希望作为死前的最后一次,但是我要一只手在我的后庭、一只手在我的***之中。不过,我现在最想做的是吸吮肉棒,直到我再也无法控制我的嘴为止。」

她面前的男人排成了长长的一列,因为每一位男人都想成为她嘴中感受到的最后一根阴茎。一名男人躺在她身旁,将她的身体举高,肉棒对准了她的后庭;另外一人将她的双腿分开,沾湿自己的肉棒后插入她的***之中,位于下方的男人也同时让肉棒滑入她的菊门,当他们完事之后,她的后庭涌出了混着她的血液,略带粉红色的精液,下一组的男人立刻接手,将她抱了起来,让她的***坐上仰躺的男人的阴茎,后方的男人则深深的插入她的菊穴,接着他拿出了一根8英吋的假阳具,伴随着他们的阴茎稳定的推入她的阴道,她的头猛然向后仰,发出了又长又深沉的呻吟声,在三重攻击之下,她的身体开始向后弓了起来,性高潮彻底的淹没了她的意识。

当她的神智回复之后,她惊呼道:「我的手臂、我的双脚,它们都不见了!感觉消失了!毒素正在蔓延,拜托你们,谁来都好,赶快帮我拳交吧,在我失去感受之前!」

约翰与玛丽来到她的身边,将她麻痹的双腿分开,玛丽让四根手指并拢,拇指置中,她开始将靠一起的手指插进乔伊的后庭,透过旋转和推送,她四指的关节逐渐没入,扭转和推进,她最后整只手都塞进去了,她持续向内推,使得乔伊的肠道在感受压力之下也在回推着她。

她在喘息之中放声尖叫:「好棒!我的天啊!好爽啊啊啊啊!!!」

约翰的手,则是在对准后直接猛然插进去,他持续推进,直到他的前臂彻底的埋入她的***,乔伊在痛楚和愉悦的双重冲击之下,几乎要晕过去了,两分钟之内她猛烈地扭动和摆荡,对抗着他们的手臂,鲜血从她的两个洞口流出来,飞溅在舞台上。

「我的嘴……我…干…噘…不…到…嘴………窝…灯…森…踢……窝…摸…优…干…噘……」

她的话变得含糊不清,因为她的脸部也开始麻痹,她试着做出深呼吸,但呼吸却是越来越慢,逐渐变成若有若无的细微喘息,约翰与玛丽将手抽出她的身体,靠近她的头部,她的双眼圆睁,身体停止了抽搐,她的呼吸如今变得很浅、非常缓慢,玛丽俯身给予她一个温柔的长吻,「不要紧,亲爱的,妳现在可以安心的死了,放轻松的去吧。」

乔伊凝视着她的双眼,嘴角闪过一丝微笑,接着脸部的感觉完全丧失,表情冻结,她停止了呼吸,她的肤色开始转青,她的双唇发紫,她的身体将最后一丝氧气燃烧殆尽,约翰将一个扩音的麦克风置于她的胸口,唯一能听的声音是她的心脏急跳的咚咚声,试图将血液输送到急需供应的体内,接着这个声响越来越慢,因为毒素终于抵达了这处伟大的肌肉之内,声音逐渐衰弱,最后,停止了。

「结束了,各位,她已经死了。」约翰起身,转向观众说道。


第四节

「好的,各位,你们喜欢刚才的表演吗?嗯,乔伊似乎还蛮喜欢的,我们想要保存她的艳尸,因此我将会塑化她,于下个月带她跟我们回家,她会得到妥善的照料,而且经常与我们一起玩。」约翰向观众鞠躬,接着抱起乔伊的艳尸,走到塑料溶剂的房间去转换她。

厨师回到舞台上,对着众人说道:「请大家注意,莎莉?梅已经回来了,而且她还带来了一位朋友,两人都已经搜过身,而且司机当然已确保没有被人跟踪,所以,我们得到两名『返回女孩』,莎莉?梅的身体将接受竞标,而不会直接杀掉,因为她是个容易被吓坏的女人;另外一名女孩只想要寻死,所以我把这份荣耀赠予我们的下一位『证据女孩』苏西,她的名字是安吉儿(Angel),我告诉她,她没有选择死法的权利,而她也同意了,所以,让我们欢迎安吉儿吧。」

安吉儿,一名只有5英呎高的娇小红发女孩走上舞台,全身赤裸并颤抖不已,苏西走向她,「嗨,甜心,我叫作苏西,我将会杀了妳,妳准备好了吗?」

「是…是的,噢,我很抱歉我一直在发抖,但是我感到很兴奋,我一直很期待这一刻,自从我认识莎莉?梅之后,我们就成为了好朋友,我告诉她我想要自杀,但就是下不了手,她说她可以帮助我,所以我就来到这里了。」

「很好,就让我们开始吧。」

「妳打算怎么做?」

「首先,躺在这张轮床上,对,做得很好,将妳的双手放入束带中,妳的脚踝用那些脚镣铐上,这样妳就准备好了,妳可以先听听我的想法,再决定是不是要继续,我将会移除妳的内脏,但是保留妳的心脏、肺部和性器官,切开妳的肝脏、肾脏和胰脏,在妳的胃部里头填充大蒜、洋葱和玉米粉,利用壁炉内的慢火将妳活活烧烤,我会将妳放在分成两个部份的烤肉架上,妳的头部会用防火锥保护,这样冷空气可以吹拂在妳的头部和脸上,确保它不会被烤到,等妳今天的烤肉美食完成之后,我可以用妳的头做为明天的主餐,妳的处理方式我说完了,这个地方的规则是这样的,妳现在可以选择退出,平安的回家……安吉儿?安吉儿?妳有听见我说的话吗?」

「噢,我的天啊!抱歉,听了妳的叙述之后让我产生了一个超大的高潮,我没有理由在这个节骨眼打退堂鼓,但是我有一个请求,在妳将我开膛剖肚的同时,是不是可以请那位厨师大爷来肏我呢?」

「呵,我敢肯定他会很乐意的。」

厨师微笑着,即使是一个希望死得非常快速的人,似乎仍然总是会想要先享受一点点性爱的抚慰,「嗯。」他心想着:「这真是一份辛苦的工作啊,哈哈哈…」他爬到轮床上,如这名孩子所愿的将他的粗大肉棒捅入狭小的***之中,想必不用花多少时间就能将她送上快乐的巅峰,苏西拿着她的开膛利刃站在一旁等待厨师完事,但他仅是抬高了女孩暴露的腹部,在安吉儿高潮的那一刻,厨师朝苏西点点头,苏西立即将刀刺进安吉儿的胸骨,沿着肌肉向下划到她的耻骨,安吉儿发出了持续很久的尖叫声,并使劲的推着厨师,因为她的高潮已经席卷了她的全身,巨大的痛楚与性爱的欢愉结合,心里明白她真的处在被杀死的过程之中,一声舒畅的叹息之后,她便晕过去了。

厨师抽出肉棒,协助苏西用软管清理安吉儿的腹腔,切开的伤口利用分岔的支架撑开,因为这团美肉的料理方式是缓慢的烤熟。5分钟之后,安吉儿醒了过来,她低头看见自己***的卵巢和子宫。

「我的天啊,我以为还会更痛的呢。」她心想着。

苏西和厨师解开了她的束缚,协助她站起来,在他们的辅助之下,她走到了野餐区,里头满满的都是烹饪的设备,两个半的烤肉架已经准备好了,后半部的放在桌子上,前半部的倚靠着它,3名男人前来帮助厨师,将她抬起来放在桌子上,置于烤肉架的中央,她的上身安装在烤肉架的上半部,下半部的烤肉架则将她的***牢牢的锁在定位,烤肉架上添加了美丽的纹路,嵌住她的美肉,如此一来她的肉体就不会从烤肉架滑下去,或是在慢速烧烤的最后,不会因她的骨头分解而使得她的肉掉下去,炉火开始引燃,她位处炽焰的上方,她的头被安置在耐热锥之中,有一个水冷式的喷雾器正瞄准她的头部,这将能确保她的头部冷却而且不会被烤熟,让她能活得比较久一点,还能保存脸部和头发,作为明天晚餐的主菜。

安吉儿喜欢脸上清凉的喷雾,与她其余身体炙热的高温的对比,那股炙热正缓慢的吞噬着她,最糟的是她敞开的肋骨和腹腔似乎把热能锁在她体内,苏西细心的照料着她,她将美味的大蒜奶油酱反复的涂抹在安吉儿身上,其他人都已回到舞台准备参与莎莉?梅的竞标,而苏西则要留在这里直到安吉儿死去为止,她发现使用烤肉刷涂抹在安吉儿的火烤阴蒂之上,能够听到非常有趣的霹啪声响,她爱死了看那部位抽搐的样子,两小时的烹调过去了,所有的声音都逐渐慢了下来,那具肉体在剧烈的颤抖之后就放松了,缓缓地吐出了最后一口气,然后静默,安吉儿在慢速烧烤之中死去了,苏西关闭烤炉,移除耐热锥,试图砍下安吉儿的头,这比她所想的还要困难,安吉儿的脊椎就是不愿分开,她最后抓住安吉儿的头发和她的下巴,奋力扭转,直到「啪」的一声,骨头终于放弃了为止,苏西抓着安吉儿的头发,将头颅举高,凝视着她的双眼,给予她最后一吻,她重新打开烤炉的开关,并走去厨房清洗安吉儿的头颅,准备明天的表演之用,安吉儿的胃部装载着肾脏、肝脏以及黄油大蒜洋葱等馅料将继续透过烟熏的方式处理。
第五节

「感谢苏西为我们带来了一场精采的表演,好的,我们现在要开始进行莎莉?梅的竞标,你们出价买的只是她的肉体,她的肉体透过妥善的保存之后作为你们将来的娱乐之用,我会先掐死她,让她的身体保持在完美的状态,现在让我们欢迎『返回女孩』莎莉?梅!」

俱乐部的成员们只为一名女孩而全体起立的情况并不常见,但是莎莉是特别的,而他们所有人都想得到她塑化后的身躯,可以在自己家里面恣意的玩弄。

「竞标的起始价是50万,我看到屠夫协会的信号了,好的,出价55万,哇,剑术大师出价60万,60万一次、二次、三次,成交!卖给剑术大师!」

「莎莉已经告诉我,她只想死去,别无所求。莎莉,时候到了,亲爱的,请过来我这里。」

莎莉朝厨师走过去,她浑身颤抖的很厉害,心知距离她的死期只剩不到几分钟了,厨师绕到她的身后,弯腰在她的耳边低语:「我会做得很快。」他的双手环绕在她的颈部,他让指尖深深的扣在她的咽喉与肌群之间,非常有效率的压缩着她供应脑部血液的动脉与静脉,接着他双手收紧,将她的身体举高离开地面,她并没有顺从心里第一个产生想要将厨师的双手推开的念头,她想要死去的心愿非常的强烈,1分钟过去后,她的身体夺走了掌控权,它自然想要呼吸的反应使得她的双手移到颈部试图挣脱,她盯着眼前不断旋转的闪烁灯光,接着她双眼的后方爆发了一股红流,因为大型的脑细胞开始集体死亡,她失去了控制,开始颤动与抽搐着,她的大脑燃尽了残余的氧气,那是来自于少量困在她头骨内的血液,接着她的脑袋似乎在光线与痛苦之中爆裂了,「快一点,拜托,再快一点。」这是她最后的念头,美好的黑暗席卷而来,将她拥抱在她一直期待的一片温暖之中。

俱乐部的成员们看着她的身体剧烈抽动了一下、二下,以及几乎没人察觉的第三下,厨师举着她的身体又过了一分钟,她的尿液沿着她的腿滴落在舞台上,他小心翼翼的将她平放在轮床上,剑术大师走上舞台,他的手轻轻抚过她那平滑、完美的肌肤,他将她的艳尸推到厨房的清洗区,对她进行一个大清洗,灌肠的管子深深的插入她的体内,打开清水的开关,他让水满注到她的腹部膨胀,他用力推挤她的腹部,让体内的水从她的菊门喷出,他反复20次的利用清水不断冲洗她的体内,直到流出来的水是清澈的为止。

运到塑化区,厨师从旁协助他,让软管从她的咽喉、菊门、尿道、阴道插进去,直达子宫,接着他们在她体内灌注溶剂,这种溶剂将会使她的身体转换成一个便于使用的软娃娃,无论男人或女人都能以任何姿势轻易的使用她,她身躯的塑化将能永远保留她的美丽,以及柔软而坚定,甚至还有一点温度的触感,他们将她带到其中一个塑化压力槽,厨师拿出一把削尖的汤匙以及两颗完全符合她的玻璃眼球,在熟练的动作之下,将她其中一只眼睛的眼皮撑开,将眼珠舀出,重复这个动作,很快地他的手里就有两颗真正的眼球了,他将这两颗眼球递给剑术大师,剑术大师对厨师鞠了一个躬,接过这份奖品,放入自己的口中,他轻推了一下,用牙齿咬住两颗眼球,闭上双眼,咬碎它们,吸吮着里头的液体,就像是吞一颗生蛋似的,「太?美?味?了!!」他对厨师说道,而厨师则忙着将两颗玻璃眼球装入空洞的眼眶之中,他们将她的身体抬起来,高过容器的上方,将她放入容器之内,关上盖子,启动压力槽的加压开关之后,一同走回舞台,今晚他们还有其他的女孩们等着他们去杀呢!


第六节

「请大家注意,女士们,先生们,容我介绍卡萝尔,她是一位『任你选择』的女孩,你们可以采用任何方式杀死她,好了,就让我们开始竞标吧。」

「我看见双胞胎兄弟出了30万,屠夫协会出32.5万,剑术大师出了50万,屠夫协会再出60万,剑术大师出75万,还有其他的出价者吗?75万一次、二次、三次,成交!我敢保证这位女孩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卡萝尔,请过来这里,见一见妳的拥有者以及今晚将会杀死你的男人。」

「嗨,我是卡萝尔。」

「我是阎摩师傅,这位是我的儿子悠信,这把是我们今晚将用来了结妳此生的剑,它传承自我伟大的祖父,是一口通过『三人之试』的利剑。」

「那是什么意思?」卡萝尔问。

「当这口剑铸成的时候,铸剑师傅将之带去皇朝测试威力,由官方标记证明,他们捉来了三名死囚,将他们前胸贴后背的绑住迭在一起,接着一名武士手持这把剑,从这三名迭成堆的男人的腹部斩过去,只用一剑就将他们拦腰斩成两段,藉此证明这口剑的材质及锻造技术有极高的质量和水平。」剑术大师回答。

「今晚我们将会以妳为目标来测试这把剑和我的剑术。」

「我在DVD上面看过去年的影片,你将一名女孩从中间斩成两半,那真是太酷了,当她站在那里,被劈成两半时,甚至没有感到觉到任何异样,你对她说话,她也对你说话,接着你抓住她的手,而她试着抬脚向前走一步,结果她的身体立刻分裂开来,天啊,那画面真是太惹火了,我光是看影片就达到了高潮,我甚至没有触摸自己身体任何的部位,所以,你打算怎么斩死我呢?」

「我打算尝试新的剑法,可能会让妳感觉到一点疼痛,不是来自我的剑,而是来自于事前准备。」

「这样很好,我喜欢疼痛感。」

在剑术大师那桌的其他4名男人走上前,将表演所需的装备摆出来,那里有28组形如双钩的2英吋塑料圆盘,每张圆盘的底端都镶嵌着一对尖锐的鱼钩;另外还有28条绳索,每一条绳索都绑着一个塑料球,绳长12英吋。她被带到舞台的中央,从天花板垂降下一根铁条和一个起重机的钩子,她的头发被梳起来,绑在她的头顶的吊钩之中;她的双臂被反绑在身后的铁条之上;她的双腿则被分开,分别绑在舞台上。

剑术大师走到放置装备的桌子旁,拿起一条绳索,将上头的塑料球装进带着双勾的塑料圆盘之中,并将之拉紧,两者喀嗒一声就牢固的密合了,他测试之后,再度将两者分解开来。

「现在你们其中两人从她的小腿开始,另外两人由她的颈部开始。卡萝尔,我准备好了,现在我们将会把这些钩绳连接在妳身上,这样做会很痛,但却是必要的,在我斩了妳的身体之后,我们会拉动妳的身体,这些绳子将会同时一起拉扯,让妳的身体被撕成四分五裂,准备好了吗?我的小姐?」

「没问题!动手吧!现在就把它们装在我的身上吧!」

4名男人分成两组,开始将装有倒钩的圆盘刺入她的肌肤,每一组圆盘上都有双钩,一个向上勾、一个向下拉,每一组圆盘的设置都让试验的对象发出一声压抑的吶喊,痛楚不断的扩张,而在她颈部最后一组圆盘的设置的痛楚实在太过剧烈,让她发出了长长的哀号尖叫声,剑术大师在她身上喷洒一种药剂,拥有清洁血污和止血的效果。

「卡萝尔,我们先等待片刻,让妳的疼痛消退了以后再开始。」

「谢谢你。」

剑术大师退后几步,举起了手中的利剑,对准了她,卡萝尔闭上双眼,等待疼痛感的平息,群众只看到他的剑高举在他的左肩,下一个瞬间已经移动到他的右肩之上,尖锋之处滴着鲜血,剑刃上的血痕闪耀着光泽。

「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告诉妳。」

「好的,我已经准备好了。」

「卡萝尔,睁开妳的眼睛,看着我,妳感觉如何?」

「这个嘛,我感觉还不赖,痛楚已经或多或少的消退了,我倒是在嘴里尝到了鲜血的滋味,这真是有趣,不过呢,我已经准备好了!」

「卡萝尔,妳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我的剑斩已经落下了,我们现在即将要让妳的身体被撕成四分五裂,妳可以从这面镜子中看到整个过程。」他指着她面前一张7英吋 x 3英吋的镜子。

「当我们开始举起妳的头部时,妳将会看大量的鲜血喷溅而出,那是来自于妳的颈动脉的断裂,妳应该能支撑1分钟左右,这样的时间足以让妳看见妳的全身伸展到极限,彻底的分裂开来。」

「我的天吶!这是真的吗?我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异状耶!」

「我很高兴能听见妳这么说,现在,将绳索连结上去!」

他的助手们将绳索尾端的塑料球,逐一嵌合进入对应的圆盘中,那些圆盘先前已透过倒钩植入她的肌肤之内。这些绳索的另外一端全数都连结在她双手被绑缚的铁棒之上。

「现在,我的小姐,亲眼看着妳的身体分裂吧!」

他开始由上而下逐一拉动绳索,她的颈部缓慢地与她的肩膀分离,鲜血从颈部的圆盘中喷出,画出一道深红色的弧线,卡萝尔看见鲜血飞溅到镜面之上,痛楚就像一道闪耀的光芒来袭,那是一种白热化的感觉,她试着将双眼维持睁开,却被迫闭上它们,感受着自己逐渐升高,她不顾一切的张开双眼,下定决定要观看自己分解的全程。

她看见她的胸口从她的乳房上方分裂,喷溅的鲜血覆盖了她的双乳,接着她的腰部也裂开了,她的胃部、肝脏,还有她的肺部全都滑落出来,她对于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深深的着迷,每一块都透过钩在她肌肤内的圆盘而连结的绳索悬吊着,如今她已不再感觉到更多的痛楚,但是她的眼前开始出现无数闪烁的小火花,因为她每一吋的脑细胞都在争取着更多的氧气,当它们得不到供应时,在死前扔出火花以表示抗议,「快一点!」她心想着:「在黑暗笼罩我之前!」

剑术大师彷佛听见她的心愿似的,他拉动绳索的速度变快了,她的大腿分裂,接着小腿也裂解,她觉得自己看起像是一个傀儡。俱乐部的成员看见她的脸上带着微笑,双眼眨呀眨的试图让她的视线变得清晰,剑术大师发现她睁开双眼看着自己,而且露齿而笑,那模样彷佛她很开心,或者她只是宽慰她终于得到解脱了,剑术大师凝视着她的眼睛,那双眼逐渐变得暗淡,生命离开了她,她的心脏落在她的小腹之上,持续收缩着,血液缓缓地从顶端的动脉流出,接着它猛烈的颤动,抽动了两下之后,就静止不动了,卡萝尔死了,她是开心的死去的,她的脸上凝固着一个灿烂的笑容。

剑术大师和他的学生们对着她的残躯鞠躬,接着把她的身体抬高,将一台塑化加压的容器推运到她的下方,他们利用绳索钩着她的尸块,放入溶液之中,然后剑术大师将容器的盖子关上,密封起来,按下加压的按钮。

「她将永远放在我的道场展示,作为这口完美之剑的证明,这口剑的测验所拍成的DVD,也将在她的身后不断地播放,让我所有的学生都能知道她是多么勇敢的一名好女孩!」他对着观众还有厨师分别鞠躬,然后返回他的座位。

**
全文完